家里一直给你留着甜甜的零嘴哦

【昊磊】长情



给 @我不 的小甜饼。

大家一起磕出更可爱的梗和糖

不够甜不要打我(顶锅跑!

—————————————


就像那天在视频中说的那样,跳伞和长假的确是长久以来挂在吴磊嘴边的祈愿。

关于这一点,不会有人比刘昊然更清楚。

“刘昊yan同学,你是不是背着班主任我做了小抄,不然怎么说辞一模一样啊。”这是高考完,精神抖擞的吴磊。他倒背双手,穿着一件橡皮粉色的T,在房间里溜达来溜达去,少年还没发育完整的精巧喉结随着说话声微小的颤动着,坐在他面前——他们在玩角色扮演的游戏,让终于脱离苦海的吴磊过一把班主任的瘾,腰杆儿笔直的刘昊然其实暗地里如坐针毡——只要一看见吴磊就没来由的燥热,他也不知道怎么了。

而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转变还要追溯到他们第一次上快本的时候。那时候刘昊然还是一只大家喜闻乐见的暖暖柴犬,女朋友更是没谈过,刷地一下子就被吴磊这个小毛头撩了个大红脸。说起那张照片圈内外人士应该都见过,那时候软软的少年用力按下他的肩膀,趴在他耳边,“昊yan......”其实刘昊然是极敏感的,而吴磊却从不在意他的安全距离,轻而易举地凑过来,搭上他,四两拨千斤,一下子卸了他半条膀子的力。


上过真男,认真跳过小苹果的刘宇直不肯服输,顺着自己那个“大学想要谈恋爱”的夙愿,交了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朋友。不出一周,在某综艺上看到吴磊和陈姓男子亲亲热热哥俩好时差点拍案而起,心道不好,大概友谊的小船再也顶不住爱情的巨浪了。冷静下来,第一件事是,诚诚恳恳分了手,然后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给吴磊挂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嘟嘟的响,他大脑中分管理智的那一部分也渐渐恢复运转,才刚意识到自己不该打这个电话的时候,那边突然接了起来。

“喂?昊然吗......”

是吴悦。

刘昊然那股子热情已经失了一大半,而吴悦冷静知性的声音直接掐断了他全部的火苗。

“嗨......没啥事,这不好久没约吃鸡了吗.......”至于后来,他是怎么含糊着应付过去的,暂且不表。
然而,由吴磊引起的燥热还在持续发酵,刘昊然是撸过B站大佬伊丽莎白鼠的人,才不是什么小纯洁,当然知道他这是对兄弟有欲望了,渣渣辉可以对兄弟这这那那,但他刘昊然不行啊,他的小吴磊没成年,犯法的事他可不敢做。

肉体上不可以,那就要先攻占精神层面,“偶尔柏拉图一下也不错~”小刘同学咬着后槽牙腹诽。

于是不知哪天起,吴磊的手机便定时保量的接受到来自一个柴哥的微信消息。

“姐~我要玩会儿手机~”某天吴磊下戏,央着吴悦道。

“你先等会儿,这个人有点奇怪,你看看,你都没回他,他怎么津津有味发这么多?”

“......woc这不刘昊然?”

吴悦沉默了一会儿,“我打个电话给他经纪人,这孩子被盗号了吧?”吴磊反应过来急忙死死抱住他姐,强行救回刘昊然一条小命。

然而刘昊然却不知好歹,对救命恩人阴阳怪气,指桑骂槐,说什么,吴磊你现在朋友挺多啊,有什么姓王的姓李的,还有姓陈的......

吴磊没怎么懂他的意思,但他察觉出这只柴话里有话 ,就温言软语哄了几下,末了又故技重施撒了个娇,就结束了这次仓皇的对话。

其实吴磊不怎么明白,刘昊然那些怨气从何而来,他自认在圈子里也算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个中好手,却还是有阴沟翻船的时候。


而现在,正沉浸在扮演班主任角色之中,不亦乐乎的吴磊,格格笑着,露出了两颗并不那么班主任的兔牙。

“小刘同学,问你话呢,别光盯着老师看,实在想看看黑板!”刘昊然相当可怜的憋着笑——不知为何,吴磊生活中的演技几乎为零。他慢慢举起了一只手,“报告!老师马上就轮到我们了诶。”


领到跳伞服的那一刻,吴磊的手还在微微颤抖,梦寐以求的跳伞和长达三天的假期,一下子砸中了他,无怪乎出状况外了。当然,和前两样东西一起砸过来的还有一个想要和他一起实现愿望的刘昊然。

刘昊然轻轻握住他颤抖的指尖,吴磊的指甲修剪的钝钝的,与他手的形状一样圆润可爱,“怎么啦,嫌弃这跳伞服是粉色的呀?”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是蓝的...”吴磊想摇头说不是,他的确不是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发抖,但看到刘昊然的衣服夹缝是男子气十足的宝蓝色时,还是忍不住嘟囔了几句。


他们抽到的号数紧挨着,吴磊是5号,他是6号,在整装待发快要打开机舱门的那一刻时,刘昊然忽然靠过来,趴在吴磊耳边,笑着嘀咕了句什么,吴磊还想问他,就猝不及防地被教练带着跳了下去!

喔嗬!

耳边气流呼啸而过,塞班的碧海蓝天,在他的护目镜上一片片晕染开来,自由落体翻卷的气流一波强似一波,一瞬之间,吴磊想起来许多事,纷纷扰扰的,但随着降落伞啪的一声打开,周遭一切重又回归静谧,他脑海中的碎片边角拼合,凑出来一张多年来一直陪伴在身边的脸。

那是刘昊然的脸。

他被降落伞飘飘然带回了地面,恰似一片落叶归根,他落地之后没有下意识微笑,而是像没头苍蝇一样胡乱的寻找那个人,半晌才想到刘昊然是排在他后面的。


“刘昊然同学,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跟我说一模一样的愿望了。”









评论(5)
热度(51)

© 米粽康兰 | Powered by LOFTER